心铉心动

learn all things, believe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enduses all things

西行游记 East Europe Trip 2010 (一)

with 3 comments

至今尚未明确究竟是否是朝着西边的方向去的,不过既然习惯了把亚洲称为东方,那就为本次旅行注上西行的标题吧。

出发前的功课并未做得十分充分,大凡也就是图书馆借了几本Lonley Planet,外加穷游网的攻略,事实证明花在找地方上的时间太多,尤其是餐馆,书毕竟不是万能的,我的理论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捡日不如撞日嘛。废话少说,进入正题。

第一篇:行李篇

头一日飞机就因为大雪延误了三个多小时,凌晨4点才起飞。KLM没有想象中那么差,之前期望值太低了。 至少人是带小电视屏的,飞机餐也不错,个人觉得不比新航的难吃。只是飞机上的供餐时间是根据欧洲当地时间的,因而饿得头晕眼花,忽然明白之前老娘为啥要叫我们带点零食上飞机。话说这个飞机上的空姐(嫂)就真的不咋地了,欧洲大妈,态度也不好,本小姐去拿snack的时候还小气得不肯给,叨叨着:we have other customers to serve, if you take all the snacks, how can we serve others?? NND,我也就拿了她两袋花生米而已。

在婴儿声此起彼伏了13个钟之后,终于抵达Amsterdam机场,飞机误点,整个Amsterdam一片混乱,排队的找行李的人头涌动,还好欧洲人素质不错,骂娘的不多。偶们也在排队1小时候终于换到飞往Prague的登机牌。重点是,人是transit了,行李却没有,原本应该是KLM负责将行李运送至下一个飞机上,不过估计老外一忙就晕乎了,把偶们的行李顺拐到不知何方,便有了我们无行李裸游的经历了。

听说潘石屹同志同日在法兰克福转机遇到同样遭遇,朋友说好歹有潘总陪着我们心里平衡点吧。好吧,一场大雪居然让欧洲各大机场如此崩溃,实属罕见。从这个角度来说发现天朝还是不错的。看那奥运世博期间,天朝面对如此强大的人流都能收放自如管理妥善,欧洲小国岂不是要向我们俯首称臣?

当然,旅行归来后,我们的行李终于有了消息,好家伙,在Amsterdam转悠着呢,俨然一副已经忘记了主人的模样。好在出行前买了行李的保险,话说这也是偶第一次发现买旅行保险是多么有用的一件事。估计保险公司在这次大学中损失惨重,亏大了吧。在此善意提醒各位出游的人,以后省啥都不能省保险费,in case的情况,还是大大存在的。

第二篇:布拉格 Phaha

先来个Wikipedia扫盲普及教程。Prague (pronounced /ˈprɑːɡ/; Czech: Praha pronounced [ˈpraɦa], is situated on the Vltava River in central Bohemia. Prague is the capital and largest city of the Czech Republic.

在欧洲,Praha这种用法更为普遍,所有的明信片正式文件也均用了这个这种拼法。受到行李事件的影响,抵达布拉格酒店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冬季的欧洲天黑得特别早,这对游客来说并不是件美差。更何况我们还没了行李。布拉格的第一站,不是广场城堡,居然是布拉格百货商店。

早听人说东欧的商业化程度和西欧差距很大。如今亲眼所见的确如此。且不论大型商场寥寥无几,里面供应的品牌也均以欧洲品牌为主,想想欧洲人还真是地方保护主义,化妆品柜台就没看到一个日本货,这“抵制”的还真彻底。捷克人的英文水平不怎么地,德语是他们的官方语言,因而,绝大多数的时候偶们只能笔画,好在花钱买东西这种问题上,只要有一个计算器标示一下数字,任何人都可以轻松过关。

在布拉格的第一餐我们决定要吃点有捷克特色的东西。于是服务员力荐我们尝试捷克的这款cabbage soup, 上单后发现人捷克人的汤的含义和我们中国人是不一样的,这一盘汤绝对可以抵一道主食。后仔细研究菜单才发现人上面写得很清楚:old czech cabbage soup with dried plums, potato and smoked meat…瞧,料有多丰厚?和精致的法国餐不同,欧洲其他各国的菜式还是以简单口味重为特色。从下面的照片里就发现,他们并不十分讲究菜式的样貌,味道上也是偏咸偏酸,难得一顿开一下胃是ok,如果每日均要以其为伴,还是恕难接受。

Chris Ling Photo – by iPhone 4

其实从12月开始,欧洲大多数的国家都开始了摆设christmas market圣诞集市,也就是中国人的小摊小位。相比而言,布拉格的集市显得单调一点,无非就是卖些热酒(热红酒居多,在当地称为punch)、烤香肠烤肉,最惊喜的是有卖糖炒栗子,这在新加坡是非常罕见的。栗子这种暖手的东西,只有在大冬天里捂着,然后再哈出一口热气才够劲道呢。

从小生活在南方,对于大雪有点兴奋,尤其是这种厚厚的脚踩上去还能嘎嘎响的雪,老实说还真是生平第一次呢。浑然不顾自己穿的不是那种特质的雪地胶鞋,愣是在雪上踏来他去,于是就有了之后买鞋的一幕。

Justin Qiu Photo – By iphone 3GS

话说当晚我们混混沌沌居然就走到了旧城区中心的old town square, 这座古城中心位于Wenceslas Square与Charles Bridge的中心。之所以有名,正是因为这里有着布拉格的地标式建筑Astrononmy Clock天文钟以及极富哥特式风格的Tyn Cathedral以及巴洛克风格的St Nicholas Church, 在灯光的映射下,三个地标建筑把夜晚的布拉格装点的宛如哈利波特里的奇幻城堡。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Tyn Cathedral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这里想顺道谈谈关于布拉格的几个误区。我们行走东欧三个城市,布拉格的感觉有点旅游化过了头。可能大家都受到了之前蔡依林的那首歌《布拉格之恋》的影响,全部来到广场,在许愿池下许下小心愿。以至于每个人到了布拉格就猛找布拉格广场,猛找许愿池。其实,布拉格是没有许愿池的,所谓的许愿池应该是在意大利,这一点,我是查证了各大搜索网站且自己徒步寻找了三日后得出的结论。而布拉格广场,最有名的便是上文所述的旧城广场。第二日徒步走在教堂区Prague Castle的时候, 在教堂内院里倒是发现了一个类似MTV里面出现的许愿池,不过不管从景色上还是从许愿池本身,都完全没有那种浪漫的调调,因此,下回大家去布拉格,就别再费神找许愿池了。

如果你去过中国的丽江,就会发现那里风景虽美,但是明显是被开发过了头,满街的小商小贩。布拉格也有同样的问题。由于城区本来就不大,所有的景区基本被纪念品店包围,卖的多是捷克水晶,或是天文钟,教堂模样的纪念品,还有布拉格有名的木偶。话说这布拉格的木偶剧十分出名,尤其是这个鼹鼠造型,但我对小孩玩意儿向来不感冒,因而没在上面烧钱,不过有兴趣的人倒是可以在那里买两个木偶回家耍耍以示到此一游。

我们的徒步奔走从第二天正式开始,主要区域是Prague Castle(教堂区),越过Charles Bridge便可达到这个拥有千年历史的古城堡区域了。教堂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世纪(870年),在过去几个世纪里,这里曾经多次历经破坏、重建、整修。但这里的建筑群体,从教堂、宫殿乃至其他无名建筑将整个布拉格的建筑风格很好地保存并呈现。尤其是以Romanesque architecture(典型罗马风格)著称的St Vitus大教堂, 无论从外观到内饰,都堪称建筑史上的奇迹。哥特式的外墙雕刻及塔尖设计(哥特式的特点就在于塔尖的高耸式设计,这在后来布达佩斯的国会大厦建筑群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内部的五彩釉色雕花玻璃,官方称为Mucha Window, 上面描绘的是圣经中的情境及罗马帝国时期的教派生活景象(这个是我自己看的,未经考证,仅供参考)。热爱摄影的人一定会对这座教堂的内外景热衷不已,可惜教堂的内部灯光实在太暗,所以教堂内部部分我就只能选用网上别人清晰的照片供大家欣赏了。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在布拉格的几日,是整个旅行中天气状况最恶劣的,几本每到下午就开始下大雪,到了晚间,鹅毛般的大雪更是将镜头前冻起了一层白雾。不过我们还是坚持步行完了所有的行程,一路走一路拍。下午在老公的“指导”下寻找Charles Bridge查理大桥,话说发现我们俩个地理真的是不怎么样的,地图这玩意儿,对我来说还不如直觉来得靠谱。于是我们中午在集市随便解决了一顿之后便开始寻找查理大桥之旅。查理大桥建于1357年,横跨沃尔塔瓦河,由当时的皇帝查理四世下令建造,目的么,无非也就是方便了城堡区和旧城区之间的往来(和上海浦东浦西差不多吧)。整座桥上最出彩的,莫过于那30尊雕像,其中的一座,还以摸了之后会带来好运好闻名,于是就和天朝许多佛教圣地的佛像被摸得噌亮一样,这座雕像也因为好运一说被摸得明显亮于其他本尊,看来好运这个东西,世界上任何人都是青睐的。每到正点的时候,身着传统服装的布拉格号手,会拿着大概3米长的长号吹时,然后很友好地接受游客们的鼓掌。号声响彻天空,好像又回到了中世纪的殿堂一般。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最后来讲讲布拉格的那一顿晚餐。我们是受了穷游网的“误导”,在城堡区狂找这家名为“三把小提琴”的餐厅,旨在为布拉格之行添上浪漫一笔。事实证明,再好的东西,一旦被推崇多了,也就没了最初的味道。对于这家店的服务态度实在不敢恭维,尤其是收完小费之后。这里要强调一下,欧洲城市吃饭一般都是要收10%的小费的,除非你觉得服务质量非常rude。但这家小提琴的服务员,不仅面无笑容,老大不情愿推荐好的菜式给我们,明知我们点多了也不给提示一下,最后收了小费居然连我们问个路都拒绝回答,我真是有收回小费的冲动。于是乎对这家传说中很浪漫的餐厅的印象大打折扣。说道食物,这里出名的是它的鸭腿,配餐是dumpling (见下图), dumpling是捷克的一种年糕,没有馅儿,和中国的讲究做法不能比,主要是为你吃饱而设的。鬼佬的胃口大,一个鸭腿一碗汤估计是不够他们塞牙缝的,所以不是土豆就是面食,一定是大量喂饱。一般我们的经验,一道主食搓搓有余,如果胃口大点的,可以加个汤加个甜品,要从第一道前菜开始的,估计就得清肠一天以上然后去猛食了吧。我并不喜欢烟熏鸭肉的味道,总觉得鸭子臭臭的,还是喜欢吃咸猪腿。我觉得他们处理猪腿的料理比亚洲人好,可以把猪腿的鲜和嚼劲都很好地保留下来,亚洲一般都是煲汤啊排骨啊,没有太多的味道,也感受不到那种大块吃肉的爽感(当然,你去内蒙古啃羊腿除外)。至于西餐必备的开胃酒,我还是选了热红酒,在寒冷的冬天有暖胃的作用。在这里,很少喝没有酒精的饮品,比如纯organge juice这样的,可能是因为冬天的缘故吧。而且所谓旅行总要以当地胃口为主,我们就从喝酒开始吧。

Chris Ling Photo – by iPhone 4

关于布拉格,就写这么多了吧,很多的乐趣还是在行走中的,所谓走走看看体会体会,才能领会到城市中的精髓。其他的照片请详见http://www.flickr.com/photos/chrisjunyiling/, 对每个景点的照片我也都有详细介绍。不想浓墨重彩或太过小资文艺地在此渲染。最后贴一张山顶雪景图,给布拉格篇章画个小句号吧。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Chris Ling

January 1, 2011 at 8:02 AM

3 Responses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1. 沙发,顶,老婆写得好,继续努力,加油!

    Justin Qiu

    January 1, 2011 at 8:30 AM

  2. 楼上的顶词儿风格跟我家那口子一个德性–回帖不“给心”型!!!

    Jolin

    January 2, 2011 at 8:47 PM

    • 多谢亲爱的鼓励,自打搬来了wordpress,这个冷清哦。

      Chris Ling

      January 3, 2011 at 6:10 A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