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铉心动

learn all things, believe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enduses all things

Archive for the ‘游行四海 Travel Around World’ Category

西行游记 East Euro Trip (三)

with 2 comments

从东欧回来居然已经两个多礼拜了,感叹时间的飞逝。先要报告一下的是:我们的行李在周转了欧洲列国之后终于回到了新加坡,我忍不住拍着我那早已走南闯北的箱子说:这回,你可是比我行的历程还多。

第四篇:布达佩斯

对于布达佩斯,绝大多数的人和我一样,并不如布拉格和维也纳那般熟悉。昆德拉的那本《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让人们了解了他的故乡布拉格;童声合唱团的天籁之音和莫扎特的音乐,让人们熟悉了维也纳的音乐盛典。被喻为多瑙河上的三颗明珠,布达佩斯这一颗显得最为低调。在临行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这是匈牙利的首都,更不用提对这个地方的历史,人文有啥了解了。

1、关于布达佩斯

布达佩斯,顾名思义由布达和佩斯两个区域组成,中间贯穿多瑙河,当地人为了交通及战争需求,总共建造了11座贯穿两地的桥梁,而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链子桥。我曾经很傻得问,为啥链子桥要叫链子桥,结果被老公嘲笑了,不就是因为其由链子连接嘛。其实看着结构和上海的南浦杨浦n浦桥也差不多,可偶记得那时我们称那些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斜拉锁桥。今日对比人家链子桥,原理差不多嘛,而人家可是在1849年就造好啦,1849年,中国是在干啥来着? 整座链子桥共有两座桥洞,上面均雕刻着威严的石狮头像,而桥的两头亦有石狮整体雕像伫立,仿佛是石狮保卫莱茵河,保卫布达佩斯一般。这里想顺道提一下布达佩斯的夜景灯光。这个城市的灯光之美是我想象之外的。没有绚丽的灯光照耀,只是那一束暖色调的黄色,却能将整个城市恰如其分地表现出来。尤其是倒影在莱茵河里的斑驳灯影,在隆隆之冬随着那河水轻轻摆动,很有一番景致。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2、关于匈牙利的低调与奢华

对匈牙利王朝有多了解。大概还是从匈奴开始的吧,也就是我们汉朝的时候老是要去和亲和亲的那个地方。感觉上,整个匈牙利的历史就是一个乱啊,一会儿是罗马帝国统帅,一会儿又被匈奴人侵犯,接着被奥斯曼帝国征服,直到之后的哈布斯王朝推翻了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恢复了匈牙利,紧接着在俄国的煽风点火下又推翻了统治了150年之久的哈布斯王朝,顺应诞生了奥匈帝国(就是茜茜公主的老公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为帝),此时的匈牙利才有了所谓的自主和自治。也许是曾经受过多民族的干扰,使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种陈旧的落寞感中。与奥地利维也纳的金碧辉煌相比,布达佩斯的一切都是陈旧的。山顶上的布达皇宫,无论是城墙还是宫前雕塑,都已褪色,尤其是那一尊尊象征着奴隶反抗的青铜雕塑,在陈年累月的雨水冲击下,青铜早已顺势掉下,反倒成了另一种味道。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据说整个布达佩斯在一战和二战时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皇宫及许多珍贵的建筑均被焚烧。今天我们看到的很多建筑,是战后翻修的。布达佩斯歌剧院,应该是呈现战争对于一个城市破坏的最好例证。已经修葺的外墙依然抵挡不住砖瓦被烈火焚烧后的黑色痕迹,远远看去,歌剧院就如一个烧焦了的黑屋,伫立在布达佩斯最有名的商业街头,经历着时代的变迁,洗尽铅华。 

3、关于渔人堡和国会大厦

以上景点,是去布达佩斯的游客必到之处。我的游记向来不喜欢对景点做过多冗述。因为大家可以在各大网站各种旅游类书籍里找到有关这两个景点的资料。不得不承认,在人少的时候去到景区,对摄影爱好者无非是喜事,因为没有人和你抢机位,也没有人来催着你快走快走。在游览渔人堡时,我们终于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太阳。于是这个向来以其童话般的风格著称的渔人堡有了阳光的陪衬,就更是镜头下的亮点了。而国会大厦,我承认,这是我看到的最为宏伟的哥特式建筑,也是看了这个才能说啥叫做哥特式之极致。我突然就想到了华政松江校区那个号称是哥特式风格的大钟,哎,这仿造的东西哪能经得起时间的推敲呢。根据维基百科及国产百度的提醒,国会大厦一般是指可以参观外围,若要入内探究,必须一早起来排队,我们到的时候正值人圣诞放假,因此也就免去了早起排队的麻烦。虽然说是到此一游性质的一瞥,也已经足够震撼了。还是得感谢布达佩斯的完美灯光搭配,再加上无人的街道,威严自然流露。废话少说,直接上图: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4、关于圣诞

我们抵达布达佩斯,正值圣诞前夜,与我们想象中的热闹欢腾不同,这里的圣诞真是静悄悄。据当地人说,圣诞夜24日的16时,所有的商店、交通设施以及餐馆都会关门。布达佩斯人习惯回家和家人共度圣诞节。通常家里的主妇们会在下午就准备好晚上的各类食物,比如火鸡啊,腌肉啊啥的。晚上6点是点灯时(也就是点蜡烛)的时候,然后就是全家人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享受圣诞大餐了。

当即我就想起了亚洲的圣诞,那岂是一个热闹可以形容的。看到一份报道说:香港是全世界最有圣诞气氛的地方。每到圣诞节,海港城维多利亚港湾是挤得水泄不通。商家厂家打着圣诞的旗帜那真是将促销进行到底。于是,我们在号称最讲究家庭观念的亚洲,看到的永远是圣诞节的狂欢,而在圣诞的起源地,看到的则是一份宁静和和睦的画面。

还好酒店还供应圣诞自助餐,不然真不知道上哪里去解决我们的晚饭加宵夜(连肯德基麦当劳都关到完),听偶在同时在意大利的朋友说,无奈的他们连可乐都喝干了,只能靠带来的方便面为生,顿时觉得我们能够吃到饭还是大幸。很多人用萧条来形容欧洲乃至北美的圣诞节,我倒不以为然,其实在喧闹的城市里呆久了,当四周突然一片寂静,会感觉自己置身在了另一个空间。更何况,属于团圆的节日,本来就应该以“家”为先,以“合”为贵,只是如今太多的商业化浮躁,什么社交,什么贵族派对,把原本最简单的亲情二字都扔出了九丈远了。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5、关于咖啡和饮食文化

你可能想象不到,布达佩斯是咖啡之城,大大小小的cafe塞满了整个城市,甚至在不起眼的小街道里,也会有着形形色色的咖啡馆。不过,切不要以为那边的咖啡和我们传统理解的是一样的。因为这里的人简直是吃奶油的大王。如果你问他要cappuccino 的,那送上来的基本就是一大杯奶油巧克力。还是喝esspresso的比较靠谱,就和我们普通的咖啡差不多,不过还是甜啊,欧洲人怎么这么爱甜?

说到匈牙利美食,那怎么能少了Galish。我们此行就吃了平民版和豪华版的Galish,什么是Galish呢?上菜后才知道就是盖浇面疙瘩,面疙瘩应该南方人都熟悉的,不过他们的面疙瘩还比较有嚼头,脆脆的,估计是炸过的。至于浇头嘛,烩牛肉,烧鸡肉都有,吃惯了盖浇饭,突然来点盖浇面疙瘩,是不是挺有新意?考究的吃法是还要加上一点当地特质的辣椒酱Paprika,有点像Tabasco的味道。通常这只是一道main course,匈牙利人的胃口超大,一道汤估计就可以把我们喂饱,因为汤里面通常是加了粉丝或牛肉的。我们此行见识了欧洲人的大胃,自然也就明白了与他们的人高马大相比,自己为啥如此渺小了。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6、百年地铁

最后说一下布达佩斯的地铁。百年地铁真的是百年地铁啊,连地铁站的站牌都是铁皮写的,列车驶过轨道的时候还真有有轨当当车叮叮叮的风范。那真是一个旧字当道啊。到也符合了这座古老城市陈旧低调却也奢华的基调。我是喜欢这种略带陈旧的感觉的,就如一个人要有点经历才会成长,一个城市亦要有些历史才能方显底蕴。而城市的底蕴恰恰又能和住在这个城市里的人联系起来。喜欢当地人的简单和质朴,可能这便成了现在我们口中称的“傻”。总是热情地冲着你笑,尽管英语不好但也热心地给你指路。没有那么多的模棱两可,简单,有时候即是一种美。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话说在布达佩斯,我们度过了2010年的圣诞,踩着圣诞的步伐我们搭机返回阿姆斯特丹。一周的假期也就匆匆落幕。回来的当天,脑子里还是布达佩斯的风景宜人,还是链子桥和我们住的art hotel里的画像,旅游后期症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上回有朋友说偶不在博客里放老公的照片。此篇就放两张给大家过瘾吧。可惜两个摄影师找不到给我们拍合照的人,合照少之又少,只能靠ps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Chris Ling

January 7, 2011 at 5:13 PM

西行游记 East Europe Trip (二)

leave a comment »

布拉格篇写完以后,就一直犹豫着说究竟要不要把这游记给写齐全了。主要是现在有了围脖啊开心之类的快餐式通道,大家对正儿八经的博客的关注程度大打折扣,然后昨儿又有一哥们爆出“穷游不就为了写个游记给别人看,结果别人还不一定爱看”这样的经典语录。但想来这篇游记毕竟不是为了秀什么旅行经验或者鼓吹爱情浪漫,只是为自己的2010画上圆满句号,今日的游记不过是为今后老来回顾的时候做个笔录,于是决定有始有终,继续记录。

第三篇:维也纳

国人对维也纳对奥地利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是个人都知道金色大厅,知道莫扎特,知道皇宫和茜茜公主。我们也无奈乎是俗人一群的,尤其是家夫总是以其拉过几年小提琴略懂音律为音乐爱好者自居,奥地利之行,我们心驰神往。

话说我们从布拉格去奥地利,搭的是火车。欧洲的火车真是十分便利,之前旅行社还担心说冬季可能火车没有位子,要预先active你的tickets,然后到了布拉格火车站,我们遇到了个不负责任的售票员,居然忘记帮我们active了,两个傻人拿着没有active的票子在即时消息屏前等啊等等啊等,好在非常有common sense的我总觉得哪里不稳妥又跑了一次information desk,总算没有落下火车。4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主要吃吃睡睡,老公负责给下一站找晚餐的地点,又拿出那本宝典lonley planet。吸取了上次在布拉格的经验,在维也纳,晚上出门也要记得背上相机,不然白白浪费了美丽的夜景。

1、关于吃

事实证明,靠看书找地儿吃饭时不靠谱的。因为书的速度跟不上人店铺更新的速度。我们的晚餐于是就在这家非常古典风的Zum Schwarzen Kameel餐厅解决了(结果误打误撞成为旅行中吃的最好的一家餐馆)。餐厅自1816年起就由一个家族拥有,但是,并没有按照宫廷式或者豪华式的形态装修,反而是采用了古朴的民宅风,实木的隔断和餐桌,椅子上印花的椅套靠垫,有点骑士风格的挂饰,整个餐厅就如欧洲人的别墅,小而精致。外加上很斯拉夫血统的服务员,态度真是很好啊,让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小资情调特别浓厚的餐馆(呃,我这样写不会被打吧)。

到维也纳据说是一定要吃炸猪排的,可是我实在对炸猪排这种高热量的东西没啥兴趣,反而又喝了这里的chestnut soup,很喜欢他们用打蛋机调出来的白色泡沫,很有口感。不过和布拉格人一样,这维也纳人喝汤也是一个咸字了得,我的口味都算重的了,还是受不了大喝水。如果朋友们实在对汤不感冒的,要不就省了这一道吧。上主食的时候,我着实松了一口气,原以为会像布拉格那三把小提琴的一样狠,不料这家确实将精致做到了极致,比如我的这份咸猪肉套餐,将咸肉裹上面粉微炸后出锅,配上润肺的萝卜解腻,外加萝卜汤汁,吃起来就不会那么干涩,而且卖相自然也就好了很多。看来考究的餐厅还是会将石材的色香味摆到首位的。

Chris Ling Photo -by Nikon D200

Chris Ling Photo -by Nikon D200

这里顺道提下维也纳十分出名的Demel Cafe (皇家蛋糕店),这家蛋糕店的出名程度和南翔小笼包在上海的出名程度是一样的,尤其是其蛋糕制品。三层楼的小屋被挤得水泄不通,我第一次听说吃蛋糕还自助的,全因服务员忙得不可开交。其实说起来,新加坡的蛋糕做得是很不错的,随便找家小面包房便能吃到不错的蛋糕。而且欧洲人真是喜欢甜啊腻啊,什么东西的口味都比较重,所以,我并没有感到这家蛋糕店有想象中那么好吃。老公更是被一份pan cake腻到连晚饭都免了,不过喜欢甜食的人还是不要错过吧。现在给大家看看这个皇家蛋糕的皇家模样吧。

Chris Ling Photo -by Nikon D200

Chris Ling Photo -by Nikon D200

2、关于茜茜公主

我在参观完Schoenbrunn Palace (美泉宫)后,于微薄上发表即时茜茜这样的公主,做了皇后以后也是不幸福的感言。被大家笑话游皇宫还能耍出这种感悟。虽然我很早便听说茜茜公主的真实生活和我们电影里看到的那个永远带笑的公主形象相去甚远,但是她的不幸福是我始料未及的。甚至,在她的日记中记录婚姻为一个错误,15岁时候的莫名的选择早就了一生的错误。于是,我们很八卦地买了茜茜公主的套票,将和其有关的几座宫殿,包括美泉宫,Habsburgs’ Palace (霍夫堡宫)等一览欢畅。

美泉宫,茜茜公主的夏宫,由于是当年电影茜茜公主的主要拍摄地,所以内部场景和电影里面的是惊人相似。加之居然有中文的导读机,听起来顺畅不少。和故宫的空空荡荡不同,美泉宫被恢复了其旧时的模样,小到餐具的摆设,都极力呈现出奥地利王朝的生活百态。和古代中国王朝的气场不同,奥地利王朝的皇宫还是以其精致取胜。每间房内的不同壁毯,从颜色,图案,材质上展现了各个时期皇族的喜好。值得一提的是,宫殿内的中国元素居然如此之多,还有专门以青花瓷为主题的中国厅,看来奥地利王朝对中国的青花瓷艺术情有独钟。

之所以说茜茜的生活不幸福,看着这皇宫便可知一二,虽然豪华精致,虽然应有尽有,确实说不出的死板气,好像生活就是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而且,她的丈夫Franz I弗朗茨一世是奥地利王朝有名的勤奋皇帝,每天要在书桌前度过18个小时,她的婆媳关系也是非常不尽如人意。因而,史上的茜茜公主很少住在皇宫,绝大多数的时候都在游历四海,尤其是匈牙利。在维也纳,这位年轻的皇后因为身患疾病险些丧命,且常常受到维也纳人民的挑剔,而在匈牙利,她则是万民敬仰的女神,据说正是因为茜茜的缘故,为之后奥匈帝国的建立打下了很深的伏笔。

听起来,美丽的茜茜是我行我素的代表,不拘泥于皇宫的束缚,过自己的生活,学自己的语言。她的美丽真是无与伦比,尤其是那一头长发,据说每天要梳好几个钟头。而且,她应该算是妇女减肥塑身的代表,为了减肥她经常吃得很少,然后每天要运动,经常骑马涉猎,保持苗条。直到她被刺前的最后一张相片,依然可以看见其美丽的脸庞和窈窕的身线,哪里像是生了3个孩子的母亲?可惜,这么个传奇人物也只能是被刺他乡克死的命运,应验红颜薄命一说啊。

更牛的是,我们记忆中那个演绎茜茜公主的女演员Romy Schneider,自己的命运居然也和茜茜惊人相似,貌似阳光的笑容背后居然潜藏着如此大的不幸,真是让人唏嘘不已。来看看网上的照片,感受一下皇后气质吧。

  

3、关于维也纳的歌剧院

我没有冗长介绍霍夫堡宫和其他的皇家宫廷,概因为大同小异,相片么,大家大可以到我的flickr上去看,亦有详细解说的哦。话说到了维也纳,总是要去看一眼传说中的金色音乐厅的,但在维也纳,真正出名的则是国家歌剧院,只不过由于每年的新年音乐会都会在金色音乐大厅举行,让后者的名声大噪。

本人此次也有幸去金色音乐大厅听一场音乐会,不过对古典乐了解不多,实在是阳春白雪不可登如此神圣殿堂,何况唱的还是德语,现在发现了学习德语在欧洲的重要性了。家里那口子更牛,开场前愣是在研究说这么古老的宫殿不知道共鸣效应怎么样啊,能和现代的大剧院媲美么?结果发现,人新春音乐会摆在这里开,肯定是有道理的,没有任何华丽的音响包装,殿堂级的音乐厅的出声效果真的是殿堂级的。要不是唱的一般,偶一定要感慨被震撼到了啥的了。

另外,发现欧洲人看音乐会真的是很正式的,均是貂皮大衣上阵,开场前和散场后犹如小型的社交聚会,大家在厅外聊天喝香槟,气氛十分融洽。想起天朝现在经常喜欢很矫情地搞什么贵族排队,冒充自己档次很高很有品位的样子,其实很扯谈。欧洲人在这方面做的好很多,每个人都会静静地将演出本看熟,有些老人还会为身边的小孩讲解。在适当的时候起立鼓掌,在散会后的秩序井然。在聊天时并无大声的喧哗而是友好地握手致意,总之,低调中的贵族感就是这样彰显的吧。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4、关于维也纳的集市

我非常喜欢维也纳的圣诞集市,在那里吃了买了不少。比起布拉格的简单,布达佩斯的肉食成群,维也纳的圣诞集市充满了圣诞味道。加上Rathus大教堂在后面犹如北京般的陪衬,满街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圣诞糖果型的灯饰,气氛变得十分喜庆。很多鬼佬像我一样,手里握着2.5欧的马克杯,喝着酒精热饮punch,在大冬天里边摩挲着边闲聊着,圣诞的热闹,估计在这个时点体现得最为完美。

维也纳的商业化程度,是三个城市里最高的。而且整个城市建设得井然有序,没有因为现代化的开发而破坏了古典气质。维也纳人的英语普及程度较高,虽然是略带德国口音的那种卷舌英语,不过问个路啊叫个菜啊都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人十分礼貌,微笑示人,这便是偶们泱泱大国与人小国的软件差距了。

有关集市上的小吃,我热推香肠,这边还分原味香肠和cheese香肠两种,要沾着芥末酱的更好吃。维也纳人一看就比布拉格人讲究,知道帮你把长香肠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用叉子扎着吃,不会弄脏了手,附带的面包是热的(在布拉格热狗外包的面包居然是冷的),大冬天的热气腾腾最重要不是?虽然维也纳的咖啡店遍地都是,但是喝个下午茶吃个点心啥的,还是集市的有气氛又实惠啊。

Chris Ling Photo -by Nikon D200

Chris Ling Photo -by Nikon D200

5、关于教堂及其他

关于维也纳的教堂,为啥要放到最后,因为教堂这东西,你必须亲历亲为,才能感受它的壮观所在。相机水平均有限,是无法表达出那种高耸入云霄的瑰丽的。我只是一直惊叹于当时的建筑水准,很多工艺,放到今天来看都不是一项小工程,何况在几个世纪前,那是怎样的劳力和艺术结晶融合。如今我们只是简单地将它们统称为巴洛克风格,哥特式建筑,把这些风格相似的建筑体分门别类,只是当年建造这些教堂宫殿背后的故事,只有去问当时的人或许才能详知一二了。

下图便是有名的Stephansdom大教堂。天气的原因,一直没有能拍到一张很满意的照片,更何况我们只能拍到教堂的冰山一角啊。整座教堂高136米,最出彩的是它的鱼骨式塔尖,像积木一样衔接在一起。维也纳的天空能见度很好,因而晚上你可以看到塔尖高耸入云,和月亮相伴的情景,这真是挺震撼的。目前,它已经是维也纳最重要的天主教堂之一,有无数信徒来这里祈祷,我们进去参观的时候,恰逢唱诗班在唱圣诞歌曲,空灵的嗓音把喧闹的城市一下子又带入了宁静的空间,这便是主神的力量吧。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6、关于交通

最后和大家聊一下维也纳的交通。维也纳城市交通虽旧却十分便捷,所有的景点地铁均可以直达,只是这些景点均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大家要多跑跑就是了。人说到了欧洲一定要去坐坐地铁,我们也不例外地尝试了一下,这地铁怎一个旧字了得?不论是地铁站还是列车本身都是旧的,和旧时火车差不离。不过旧不代表脏和乱,人家还是井然有序,而且维也纳的地铁,车门是要自己拉开的,蛮搞笑的说。地铁站里总是有人把墙面涂鸦成无厘头的画,其实这在整个欧洲城市的外墙都十分常见,不知道是宣扬民主呢,还是表现艺术呢。维也纳的地铁线路还是挺复杂的,大家千万不要以为坐错了地铁到对面就可以坐一站回去,对面的那站往往不是同一条线路的,偶们赶路时就屡犯此类低级错误,走了诸多冤枉路啊。所以,出门前还是要把路研究研究熟络,做公共交通的话,记得多看几次你手里的地图,不然遇到什么车站改名了撤换了之类的临时情况,就不至于手忙脚乱啦。来吧,我给力地给个地铁图供大家参考吧。

人都说维也纳是个童话般的城市,此次看来也的确实至名归,典雅,庄严,你可以用你想象得到的所有美丽词汇来描写这个城市。我们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并不很长,第三天一早便搭火车前往布达佩斯了。不过我们均觉得这个美丽的中欧城市很有再来一次的必要,感受一下古典与现代的极致融合。此篇尾,将美丽的霍夫堡宫前留影做总结吧。

Justin Qiu Photo – by Nikon D200

 

 

 

Written by Chris Ling

January 3, 2011 at 9:12 AM

西行游记 East Europe Trip 2010 (一)

with 3 comments

至今尚未明确究竟是否是朝着西边的方向去的,不过既然习惯了把亚洲称为东方,那就为本次旅行注上西行的标题吧。

出发前的功课并未做得十分充分,大凡也就是图书馆借了几本Lonley Planet,外加穷游网的攻略,事实证明花在找地方上的时间太多,尤其是餐馆,书毕竟不是万能的,我的理论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捡日不如撞日嘛。废话少说,进入正题。

第一篇:行李篇

头一日飞机就因为大雪延误了三个多小时,凌晨4点才起飞。KLM没有想象中那么差,之前期望值太低了。 至少人是带小电视屏的,飞机餐也不错,个人觉得不比新航的难吃。只是飞机上的供餐时间是根据欧洲当地时间的,因而饿得头晕眼花,忽然明白之前老娘为啥要叫我们带点零食上飞机。话说这个飞机上的空姐(嫂)就真的不咋地了,欧洲大妈,态度也不好,本小姐去拿snack的时候还小气得不肯给,叨叨着:we have other customers to serve, if you take all the snacks, how can we serve others?? NND,我也就拿了她两袋花生米而已。

在婴儿声此起彼伏了13个钟之后,终于抵达Amsterdam机场,飞机误点,整个Amsterdam一片混乱,排队的找行李的人头涌动,还好欧洲人素质不错,骂娘的不多。偶们也在排队1小时候终于换到飞往Prague的登机牌。重点是,人是transit了,行李却没有,原本应该是KLM负责将行李运送至下一个飞机上,不过估计老外一忙就晕乎了,把偶们的行李顺拐到不知何方,便有了我们无行李裸游的经历了。

听说潘石屹同志同日在法兰克福转机遇到同样遭遇,朋友说好歹有潘总陪着我们心里平衡点吧。好吧,一场大雪居然让欧洲各大机场如此崩溃,实属罕见。从这个角度来说发现天朝还是不错的。看那奥运世博期间,天朝面对如此强大的人流都能收放自如管理妥善,欧洲小国岂不是要向我们俯首称臣?

当然,旅行归来后,我们的行李终于有了消息,好家伙,在Amsterdam转悠着呢,俨然一副已经忘记了主人的模样。好在出行前买了行李的保险,话说这也是偶第一次发现买旅行保险是多么有用的一件事。估计保险公司在这次大学中损失惨重,亏大了吧。在此善意提醒各位出游的人,以后省啥都不能省保险费,in case的情况,还是大大存在的。

第二篇:布拉格 Phaha

先来个Wikipedia扫盲普及教程。Prague (pronounced /ˈprɑːɡ/; Czech: Praha pronounced [ˈpraɦa], is situated on the Vltava River in central Bohemia. Prague is the capital and largest city of the Czech Republic.

在欧洲,Praha这种用法更为普遍,所有的明信片正式文件也均用了这个这种拼法。受到行李事件的影响,抵达布拉格酒店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冬季的欧洲天黑得特别早,这对游客来说并不是件美差。更何况我们还没了行李。布拉格的第一站,不是广场城堡,居然是布拉格百货商店。

早听人说东欧的商业化程度和西欧差距很大。如今亲眼所见的确如此。且不论大型商场寥寥无几,里面供应的品牌也均以欧洲品牌为主,想想欧洲人还真是地方保护主义,化妆品柜台就没看到一个日本货,这“抵制”的还真彻底。捷克人的英文水平不怎么地,德语是他们的官方语言,因而,绝大多数的时候偶们只能笔画,好在花钱买东西这种问题上,只要有一个计算器标示一下数字,任何人都可以轻松过关。

在布拉格的第一餐我们决定要吃点有捷克特色的东西。于是服务员力荐我们尝试捷克的这款cabbage soup, 上单后发现人捷克人的汤的含义和我们中国人是不一样的,这一盘汤绝对可以抵一道主食。后仔细研究菜单才发现人上面写得很清楚:old czech cabbage soup with dried plums, potato and smoked meat…瞧,料有多丰厚?和精致的法国餐不同,欧洲其他各国的菜式还是以简单口味重为特色。从下面的照片里就发现,他们并不十分讲究菜式的样貌,味道上也是偏咸偏酸,难得一顿开一下胃是ok,如果每日均要以其为伴,还是恕难接受。

Chris Ling Photo – by iPhone 4

其实从12月开始,欧洲大多数的国家都开始了摆设christmas market圣诞集市,也就是中国人的小摊小位。相比而言,布拉格的集市显得单调一点,无非就是卖些热酒(热红酒居多,在当地称为punch)、烤香肠烤肉,最惊喜的是有卖糖炒栗子,这在新加坡是非常罕见的。栗子这种暖手的东西,只有在大冬天里捂着,然后再哈出一口热气才够劲道呢。

从小生活在南方,对于大雪有点兴奋,尤其是这种厚厚的脚踩上去还能嘎嘎响的雪,老实说还真是生平第一次呢。浑然不顾自己穿的不是那种特质的雪地胶鞋,愣是在雪上踏来他去,于是就有了之后买鞋的一幕。

Justin Qiu Photo – By iphone 3GS

话说当晚我们混混沌沌居然就走到了旧城区中心的old town square, 这座古城中心位于Wenceslas Square与Charles Bridge的中心。之所以有名,正是因为这里有着布拉格的地标式建筑Astrononmy Clock天文钟以及极富哥特式风格的Tyn Cathedral以及巴洛克风格的St Nicholas Church, 在灯光的映射下,三个地标建筑把夜晚的布拉格装点的宛如哈利波特里的奇幻城堡。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Tyn Cathedral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这里想顺道谈谈关于布拉格的几个误区。我们行走东欧三个城市,布拉格的感觉有点旅游化过了头。可能大家都受到了之前蔡依林的那首歌《布拉格之恋》的影响,全部来到广场,在许愿池下许下小心愿。以至于每个人到了布拉格就猛找布拉格广场,猛找许愿池。其实,布拉格是没有许愿池的,所谓的许愿池应该是在意大利,这一点,我是查证了各大搜索网站且自己徒步寻找了三日后得出的结论。而布拉格广场,最有名的便是上文所述的旧城广场。第二日徒步走在教堂区Prague Castle的时候, 在教堂内院里倒是发现了一个类似MTV里面出现的许愿池,不过不管从景色上还是从许愿池本身,都完全没有那种浪漫的调调,因此,下回大家去布拉格,就别再费神找许愿池了。

如果你去过中国的丽江,就会发现那里风景虽美,但是明显是被开发过了头,满街的小商小贩。布拉格也有同样的问题。由于城区本来就不大,所有的景区基本被纪念品店包围,卖的多是捷克水晶,或是天文钟,教堂模样的纪念品,还有布拉格有名的木偶。话说这布拉格的木偶剧十分出名,尤其是这个鼹鼠造型,但我对小孩玩意儿向来不感冒,因而没在上面烧钱,不过有兴趣的人倒是可以在那里买两个木偶回家耍耍以示到此一游。

我们的徒步奔走从第二天正式开始,主要区域是Prague Castle(教堂区),越过Charles Bridge便可达到这个拥有千年历史的古城堡区域了。教堂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世纪(870年),在过去几个世纪里,这里曾经多次历经破坏、重建、整修。但这里的建筑群体,从教堂、宫殿乃至其他无名建筑将整个布拉格的建筑风格很好地保存并呈现。尤其是以Romanesque architecture(典型罗马风格)著称的St Vitus大教堂, 无论从外观到内饰,都堪称建筑史上的奇迹。哥特式的外墙雕刻及塔尖设计(哥特式的特点就在于塔尖的高耸式设计,这在后来布达佩斯的国会大厦建筑群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内部的五彩釉色雕花玻璃,官方称为Mucha Window, 上面描绘的是圣经中的情境及罗马帝国时期的教派生活景象(这个是我自己看的,未经考证,仅供参考)。热爱摄影的人一定会对这座教堂的内外景热衷不已,可惜教堂的内部灯光实在太暗,所以教堂内部部分我就只能选用网上别人清晰的照片供大家欣赏了。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在布拉格的几日,是整个旅行中天气状况最恶劣的,几本每到下午就开始下大雪,到了晚间,鹅毛般的大雪更是将镜头前冻起了一层白雾。不过我们还是坚持步行完了所有的行程,一路走一路拍。下午在老公的“指导”下寻找Charles Bridge查理大桥,话说发现我们俩个地理真的是不怎么样的,地图这玩意儿,对我来说还不如直觉来得靠谱。于是我们中午在集市随便解决了一顿之后便开始寻找查理大桥之旅。查理大桥建于1357年,横跨沃尔塔瓦河,由当时的皇帝查理四世下令建造,目的么,无非也就是方便了城堡区和旧城区之间的往来(和上海浦东浦西差不多吧)。整座桥上最出彩的,莫过于那30尊雕像,其中的一座,还以摸了之后会带来好运好闻名,于是就和天朝许多佛教圣地的佛像被摸得噌亮一样,这座雕像也因为好运一说被摸得明显亮于其他本尊,看来好运这个东西,世界上任何人都是青睐的。每到正点的时候,身着传统服装的布拉格号手,会拿着大概3米长的长号吹时,然后很友好地接受游客们的鼓掌。号声响彻天空,好像又回到了中世纪的殿堂一般。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最后来讲讲布拉格的那一顿晚餐。我们是受了穷游网的“误导”,在城堡区狂找这家名为“三把小提琴”的餐厅,旨在为布拉格之行添上浪漫一笔。事实证明,再好的东西,一旦被推崇多了,也就没了最初的味道。对于这家店的服务态度实在不敢恭维,尤其是收完小费之后。这里要强调一下,欧洲城市吃饭一般都是要收10%的小费的,除非你觉得服务质量非常rude。但这家小提琴的服务员,不仅面无笑容,老大不情愿推荐好的菜式给我们,明知我们点多了也不给提示一下,最后收了小费居然连我们问个路都拒绝回答,我真是有收回小费的冲动。于是乎对这家传说中很浪漫的餐厅的印象大打折扣。说道食物,这里出名的是它的鸭腿,配餐是dumpling (见下图), dumpling是捷克的一种年糕,没有馅儿,和中国的讲究做法不能比,主要是为你吃饱而设的。鬼佬的胃口大,一个鸭腿一碗汤估计是不够他们塞牙缝的,所以不是土豆就是面食,一定是大量喂饱。一般我们的经验,一道主食搓搓有余,如果胃口大点的,可以加个汤加个甜品,要从第一道前菜开始的,估计就得清肠一天以上然后去猛食了吧。我并不喜欢烟熏鸭肉的味道,总觉得鸭子臭臭的,还是喜欢吃咸猪腿。我觉得他们处理猪腿的料理比亚洲人好,可以把猪腿的鲜和嚼劲都很好地保留下来,亚洲一般都是煲汤啊排骨啊,没有太多的味道,也感受不到那种大块吃肉的爽感(当然,你去内蒙古啃羊腿除外)。至于西餐必备的开胃酒,我还是选了热红酒,在寒冷的冬天有暖胃的作用。在这里,很少喝没有酒精的饮品,比如纯organge juice这样的,可能是因为冬天的缘故吧。而且所谓旅行总要以当地胃口为主,我们就从喝酒开始吧。

Chris Ling Photo – by iPhone 4

关于布拉格,就写这么多了吧,很多的乐趣还是在行走中的,所谓走走看看体会体会,才能领会到城市中的精髓。其他的照片请详见http://www.flickr.com/photos/chrisjunyiling/, 对每个景点的照片我也都有详细介绍。不想浓墨重彩或太过小资文艺地在此渲染。最后贴一张山顶雪景图,给布拉格篇章画个小句号吧。

Chris Ling Photo – by Nikon D200

(未完待续)

Written by Chris Ling

January 1, 2011 at 8:0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