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铉心动

learn all things, believe all things, hopes all things, enduses all things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心中的猛虎

leave a comment »

岁月让你遗忘了在日记中记述自己的心情。那个曾经听着缓缓的音乐而起笔,书写一个宁静的自我。然而,现实,让文艺的心态随风而逝,究竟是什么改变了自己,是忙碌,是慵懒,还是不再愿意面对自己的真心。那个曾经安静的自己似乎越来越多被一个狂躁的自己给打破,忧郁,疾病,让积极乐观的心态随之变为了消极的接受。在上帝的爱戴下成长,却无法真正释怀。或许人本身就无法避免罪恶,贪婪、顽固、执着甚至是一点的倔强。曾经那为之以傲的东西如今都已烟消云散,我在想,自己在哪里,自己是否还能唤回曾经那一份纯真。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Chris Ling

February 26, 2013 at 2:36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Crazy in Love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Chris Ling

November 23, 2010 at 6:19 A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好久不见

with 5 comments

最近身边发生了很多事,自己也感慨万分。好友的那一句我想你,让自己感觉,离开自己的小圈,已经一年了。没有四季的狮城,但是,雨季的斑驳,提醒我,一年,又将在这样的忙忙碌碌中度过。

房子终于搞好了,耗费了太多的时间,金钱和精力。但是看着自己的窝,真真实实自己的窝,每一砖瓦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当客人们说着温馨美丽之类的赞扬,无论是否是恭维,也让我有了满足的快感。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回家的感觉,而不是在办公室里奋笔疾书。因为家这个project,更能体现自己的心思。朋友们辞职的回国的大批大批,我似乎是折腾不动了,宁可让自己变得懒惰一点。有时候,激进,反而让自己更加不知所措。

和朋友聊生活聊爱情聊幸福,突然发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无碍乎缘分一词。爱情自然不言而喻,工作又何尝不是。好的事业,也无非是在合适的时间找到了合适的老板合适自己的工作。如今的自己自然不再会犯刚工作时的错误,也有时咋有其事的和人分享过去的种种。其实,自然就好,一切都在不经意的量变中走到了质变,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何。

为好友的心事而担忧,但是总觉得语言的苍白,相信两个成熟的人会在一场变故后认识自己。爱情这个东西很奇怪的,人总是爱给它冠上各种各样的模子,总希望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模子。我还是那句话,缘分是注定的,释然一点,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也别把别人太当回事,或许,简单从容,就能够心动到底。

前两天看新闻兴奋地发现双J同台了。自己也莫名兴奋了。总觉得两个努力而又奋进的人应该是一对,无论当中有多少你对我错。所以,希望天下的有情人能开心,摒弃很多的误会,希望大家都是微笑着看天空。

Written by Chris Ling

June 16, 2010 at 4:01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Standby

with 10 comments

大五一的要Client Dinner, 老板批示: please look charming and pretty later. 好吧,于是只能稍作拧状的烫个头发。
好吧,我也很臭屁,来个进程中进程后,在办公室standby, 顺便斜上角45度。。。灯光一塌糊涂,发现iphone的噪点真是高啊。

Written by Chris Ling

May 1, 2010 at 6:38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leave a comment »

这两天有点心神不宁,貌似每份文件都是走马观花般瞟一眼就过,一到下午就嗜睡,真想好好睡上个12小时,不做梦,不惊醒。

好吧,我承认自己有点想家了。早上和老公说我们五月去把婚纱不拍了吧,结果又是为工作耽搁下来,哎,这恼人的工作。以前为了工作舍弃了毕业照,这会子为了顾全老公的工作又要放弃婚纱照?我甚至想,婚纱可以一个人照么?呃,貌似没有这样的precedent.
我知道SB开得那是个如火如荼,也知道去了都是集体桑拿,可是,就是想回了呗,没啥理由,秩序再乱,也是偶家,人再多,也是中国特色。

心头有点烦,如果身边飞过一只小苍蝇,我一定捏死他。办公室里七七八八的声音汇成一团,时而大笑时而紧张,就像没谱的变奏曲,好吧,我对声音有点敏感,尤其是乱的时候,好像所有人的声音都是一种侵犯,天,一触即发。

心事重重的时候总觉得人生是一种倒退,越多的期望就越多的失望。总有让你不爽的人在sb地炫耀,炫耀到你觉得俗得不行,但还得迎合着,这很不像我的个性。很多人为了生计而愁,而却又有很多人在炫富中满足自己的虚荣然而却沉重打击到身边的人。

我崇尚的礼貌,风度,知识和信仰,好像越来越多被实际所冲晕了。现在更相信捷径。有一些不安分,因为没给自己找到要安分的理由。如果事业是一个人最大的成就,那不知要折腾几番才能拥有这份成就。

好心人们纷纷劝解我,不过人向来是劝别人容易劝自己难,尤其是当身处一个优越的环境,去评价别人,多多少少都理所当然。我常常阿q地想,比起那些连饭都吃不起的人,我已经生活在天堂了,何谓如此纠结?我曾说过莫要念想太多,但当诱惑来袭,当逞强好胜的心思占据自己思想的时候,要怡然自得,有些难有些难。

人说事业要走过多少个坎儿才能遇见彩虹。即时我已经拥有很多故事,永远要相信,自己只是茫茫大海中行径的一叶小舟,无数人走着和我一样的道路,只是大家都习惯于曝露自己阳光成功的一面罢了。凡是不可以绝对,可我总觉得,如果事事都给自己留了后路,还有多少前进的动力,激情,好像刹那间退去了。

一阵的热情高涨,当一切趋于宁静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不自觉地心乱。

Written by Chris Ling

April 29, 2010 at 4:16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On the way to…?

with 3 comments

忙里偷闲看了部电影,<Shutter Island>,听说国内到半碟早在影片正式上映前就已经出产了。尽管之前有被小小剧透,依然没有影响影片的精彩。作为商业片,他的噱头已经不停留在一两个大牌明星或是几场漏点,而是影片的独特视觉和采用的心理战术。

生活中的我们总是觉得自己如此聪明,生活中的我们也都无时不再为自己的生活编造各类的谎言,谎言越来越多,生活也便成了故事的一部分。所以常常会纠结,究竟我们走在怎样的人生道路上,究竟我们如何谱写心中的故事。电影莫非也正是让我们和主角一起选择一种生活的视觉,选择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回到现实,最近无非还是折腾着工作,房子和生活。好像曾经不曾有过的激情迸发了出来,对于自己,对于家庭,有了一种不同的感官。我笑笑地说,以前自己生活的主要词汇是:空虚!而如今,这个词显然离得自己很远了。有时自己已经不理解曾经为何有过如此之多的纠结,也确为纠结一词绕走了多少弯路,而如今,平静的生活里,其实简单也是充实的。但是我想,人总是很聪明,无论在何种生活态度之下,都会为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哪怕走在一条明眼人看起来多么愚蠢的道路。但是,人终究是走着去向生命的终站,终究是在历练中感悟。可惜,现在的人常常不是不会走路,而是不知道走那条路,于是,就有了我所说的纠结。

也许,对比一下青海,我们的命真是好到天上去了。而我们却在疯狂地为自己的欲望而追逐着,总希望有一天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平衡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我们把一个世界变得如此主观,却忘了它本身只是土壤和白云下的世界。也许,疯狂的我们应该冷静的想一想,在长长的一生里,当下的一切占据着多大的分量。一份工作,一个爱人,一份挚情,当很多东西摆放在眼前的时候,如同抓阄似的人生,的确值得我们多一份思考,少一份冲动。

不知道国内会不会有上映的,放一个Trailer吧,悬念,永远贯穿始终。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OTc3MTQyNTI=/v.swf

Written by Chris Ling

April 25, 2010 at 8:13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My name is Junyi

with 13 comments

上班的路上,我和老邱说决定为自己换一个英文名字,改叫Junyi, 白了也就是自己的中文英译。 这标志着克里斯时代的终结,而隽仪时代的归来。

已经忘记了当年为什么将克里斯用作自己的英文名字,多半还是为了好叫顺口。于是,克里斯的名字伴着我走过了5年的时光,突然发现,现在知道我中文名字的人已经成了少数,尤其在工作场合,而克里斯凌的大名却成了自己的标记。

为什么要改回中文名。首先因为愈发觉得以斯为结尾的名字寓意不佳,斯了死了,近来诸多迷信,人于不顺时就会有诸多迷信。其次是对中文名有太多感触,父亲深思后起的名,必然有他的期许在里头。喜欢别人研究着名字里那个电脑里永远也找不到的字,虽然他害得我在办理各类身份类手续时比旁人多了一点麻烦,但我喜欢他本身饱含的寓意,似乎和本人的气质性格是符合的,所谓名字是人的符号,当父母冠以我这样的符号,我想,那便是我一生的烙印了。

总是有人说我的名字太过琼瑶,搞得很文艺女青年。当年换叫克里斯,也是因为老外念起我的名来如此拗口,而且也念不出那个调调来。如今想来,名字与生俱来,为何要为老外的脾性去修改它?好像是委屈了自己来迎合别人的口味,岂不是本末倒置?

但是,改名字的过程是相当痛苦的,因为似乎所有人已经忘记了我还有这样一个中文名字,这话说来有点矫情。现在但凡能叫一声隽仪的,都是老朋友了,相识怎么也是6年以上。过度时期,暂时先叫着克里斯隽仪凌吧,现在想想,当年赶了世贸起了个洋名,如今还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名字还是爹妈给的好,中国人,也当然是用中文名来得顺,就让那些老外们顺着咱们的思路走呗。

好吧,今日在此写博,算是声明,也算是起点,偶要叫自己的名,让别人说去吧。。。

Written by Chris Ling

April 9, 2010 at 4:49 P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